一位老法医对因果报应的感悟

我是一名司法医学警察,就是俗话说的“法医”。简单一点说,如果哪里发生了命案,就会把尸体送到我们实验室,由我们进行检查,找出死亡原因,出具一份报告,递交给法院或者公安局。

人有生必然有死。人的死亡原因五花八门,不可思议。我从事法医工作二十六年,一直对这个现象感到困惑。因为在同样的损伤下,有人会死掉,有人则会活下来。有人遭受了很小的损伤就死掉了,有人则遭受了很大的损伤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后来我接触了佛法,在对佛法有了一些粗浅的认识之后,对这个问题就释然了。死亡是人生的一个结果,是因果律的一个环节。如是因,如是果,毫厘不差。从这个角度来认识,我们就能够清晰地认清死亡的真相。

所以,最近几年,我对自己经手的案子都进行了更加深入的调查分析,做了很多笔记,越来越感到,死亡不是偶然发生的,它是因果铁律的最好证明。我听到有些亡者家属向我痛苦地陈述:为什么那么善良的人,却偏偏中年早逝?为什么某某坏人做尽了恶事,却享有高寿?为什么一生谨慎的人,却遭遇飞来横祸?为什么那些粗心大意的莽汉,千万次在马路上横冲直撞,却从来毫发无损?……所有的困惑与怨恨,都源于对因果规律的无知。

一个黑心矿主的惨烈结局

我们常常认为死亡是件坏事,但出乎我们意料的是,“不死”是一件更坏的事情,甚至比死亡还要可怕。

这是一起矿难事故案件。矿主赵某在一个小乡镇开了一家小煤矿。煤矿没有任何生产资质,也没有安全措施,全靠与当地权势人物的私人关系维持经营。很显然,他背后有强大的保护伞,因为在矿难之后,当地都无法顺利侦查,只好移交给我们这里异地办案。其实并不是全国性的安全事故,只是因为瓦斯爆炸导致矿井坍塌,死一人,重伤两人。按照他们行业里的潜规则,这种矿难一般都是通过给予工人家属较大金额的赔偿,就能应付过去。但很凑巧,当时正好遇到全国安监系统的大检查,被暗访组查了个彻底,矿主赵某就被刑拘了。

我和其他侦查人员去找赵某取证的时候,看守所的人员告诉我,赵某因为糖尿病被送医院去了。我赶到司法局下属的医院,见到了赵某。赵某有五十多岁,身材魁梧,声音洪亮,性格十分强硬,根本不予配合。他在床边坐着,对我的提问爱理不理。直到我临走的时候,他还告诉我,你放心,用不了一个月,就会有人保我出去的。他说的没错。由于种种干扰因素,案件进行得十分不顺,很快就办理了变更强制措施的手续,改为监视居住。但就在他欢呼马上要恢复人身自由的那天晚上,糖尿病和胆结石一起严重发作,虽然看守所不留他,但疾病却把他给留下了。

从那以后赵某就再也没离开过医院。过了四个多月,案子终于判决了。赵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但他已经进不了监狱了,因为身体越来越衰弱,他的刑期只能在公安医院里执行了。因为工作原因,我经常要去公安医院办事,也经常能够见着他。因为有钱,他仍然一个人住着干净整洁的单人病房,虽然窗户都有铁栏杆焊得死死的。每次见面,他眼睛都睁得大大的,好像在想什么心事。有一次他问我,你信教吗?我坦然地告诉他,是的,我是佛教徒。他叹口气,没说话。

过了一阵子,他就因为病情严重而转院了,监狱也办理了保外就医的手续。但很奇怪的是,不光监狱不收留他,医院不收留他,阎王爷也不收留他。当我再次见着他时,他已经在病榻上躺了快八个月了。一米八的大个子,体重迅速降到了九十斤。我们常见面聊天,他对我也越来越信任,有时候,还托我去办点私事。

我虽然是学医出身,却没见过那么消瘦的身体,双眼完全深深凹下去,颧骨巨高,嘴唇青紫,肋骨突出,一根一根清晰可见。呼吸的时候,肋骨轻微起伏,似乎一碰就能折断。大腿瘦得和胳膊一样细,皮肤极度松弛,好像是直接搭在骨头上的麻布,一点肌肉都没有了。因为胆结石做了腹腔手术,肚子上有一个小伤口,但因为他患有糖尿病,这个伤口迟迟不能愈合,而且反复感染,周围的皮肤都溃烂了。这副骷髅像足以让人看了做噩梦。我查看了他的病历,按照常规,像瘦成这样的病人,因为多种脏器衰竭,早就没有力量再支撑心跳了,但他却顽强而痛苦地活着,就是不死。虽然他一再跟我表示,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快点死,死是最舒服的事情。他现在每分每秒都在极度的痛苦中。有一次他拒绝进食十多天,心力严重衰竭,医生都认为必死无疑,他却又鬼使神差地活了下来。(罪业牵缠,求死不得)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因为工作忙碌,没有再见着他。但有天他托护士给我打电话,请我过去。那天晚上,他用极度微弱的声音,跟我说了件事――十多年前,在他刚刚起步做小煤窑的时候,因为缺乏资金,就派人在火车站骗来了一些弱智的流浪汉,让他们下井挖煤,而且还不给工资,只需雇几个保安看押。在他积累到第一桶金之后,为了隐瞒真相,他残忍地封死了那个小煤窑的矿井,任由这些弱智者在黑暗中慢慢饥饿、窒息而死。他的供述后来被证实了,公安机关在所述地点挖出来二十多具骸骨。

后来赵某在医院又待了接近半年的时间,这半年,他几乎每分每秒都是在高度病危中度过的,但无论如何,他就是不死。他的家产全部都充作了医疗费,他的家人再也不来探望他。虽然高度病危,他却能日夜不停地嚎叫,声带都扯裂了,因为严重的免疫系统缺失,他身上任何一个小伤口都不能愈合,都会反复感染,然后溃烂。到最后,他身上几乎找不到一块好皮肤,全身都严重的溃烂。我没有再去见他,但听他身边的护士说,他死后,用被单裹住尸体搬运的时候,骨头很脆,当场就发生了好几处骨折,皮肤溃烂化脓,他的尸体在放进冷冻柜之前,几乎化成一摊肉泥了。(此人谋财害命,罪业深重,死后必堕地狱)

拨弄是非,冻掉舌头

还有一件十分离奇的案子,就发生在那年冬天。

我半夜接到任务,要去现场。市郊乡村有一座大桥,有市民报警说大桥吊死了一个人。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发现自杀的是一个女人,经过现场勘验,我认为她自杀的决心很大,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就套住脖子跳了下去,力量之大,连颈骨都勒断了。

我们查明了这个女人的身份,她是附近的一个村庄的村民。警察赶到这个女人家里,发现床上赫然躺着一个不足周岁的孩子的尸体。孩子的父亲还不知道妻子已经自杀,正在哭天抹泪地向警察述说事情的原委。

原来,丈夫外出到朋友家喝酒,妻子独自在家带孩子。丈夫回来之后,妻子就跟他大吵了一架,说他在外面有外遇,跟某某女人相好。丈夫一怒之下,又离家去找朋友喝酒。女人也很生气,就给丈夫发了条短信,说你回来看孩子吧,我不会再看孩子了。但男人酒劲正醺,根本没有注意到有短信。等他回家时才发现孩子因为蹬掉被子,已经冻死了。因为当地农村的房子没有暖气。

可怜这个男人还不知道妻子已经上吊自杀的事情,还在向警察愤愤地说是因为妻子的失误,导致孩子被冻死。等警察告诉他,你老婆已经上吊自杀了,他一声没吭,就昏死过去。因为一点琐事导致两条性命丧失,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因此破碎。我们唯有叹息而已。经过仔细的勘验,我们确认是自杀,没有疑问。这个案子很快就可以结案。

但在调查中,我们发现,其实住在村头国道边一个修理摩托车的刘某才是这起惨剧的始作俑者。经过走访我了解到,刘某五十多岁,离婚多年,独自生活,平素喜欢搬弄是非,毫无缘由地挑拨关系。正是他告诉这个女人,你老公有外遇了,而且描述得惟妙惟肖,十分逼真。当我们调查这些所谓外遇传说的时候,发现其实都是编造。

有很多村民反映,刘某最喜欢干这种挑拨是非的事情。很多家庭都因为他背地里挑唆,导致家庭不和,夫妻反目,父子交恶,甚至大打出手。每当刘某听说自己的挑拨得逞,就很兴奋,还在酒桌上洋洋得意。但是这种缺德事毕竟构不成诽谤罪,也构不成任何其他罪名,虽然女人因为误信谣言而轻生,但也不能因此就说刘某是杀人犯。所以对于刘某,警察也只能训斥一顿作罢。

离奇的是,过了不到几个月,当地的片警告诉我刘某出事了。一天夜里,刘某在朋友家喝酒大醉,回到修理铺之后,半夜爬起来还要喝酒,摸着一个瓶子,迷迷糊糊地就啜了一口。未料这不是啤酒,而是液态氦。这种溶剂是用于摩托车钣金喷漆用的,温度极低,喷射出来之后在短短的两秒钟之内,就可以冻结任何东西。

刘某当场就昏死过去,幸好旁边有人,及时将他送到医院。医生发现他的舌头就像坚硬的冰雕,轻轻一碰,就掉了下来。医生说,他不仅舌头没有了,整个口腔也难以保全,将来,他可能一辈子都需要一根胃管吃饭。

毒舌害人,最终自戕,这难道不是因果现世报吗?

敬畏因果才能拥有美好的生活

对于医生来说,死亡是因疾病或者损伤导致的必然结果。即便那些寿终正寝、在睡梦中悄然离世的高龄老人,肯定也有一种疾病的原因可以解释。但医学对于生命和死亡的认识,显得十分机械、简单,甚至粗暴――如果发烧,就降低体温;如果胃癌,就切除一部分坏掉的胃;如果血压太高,就扩张血管;如果心跳没有力量了,就使用心脏起搏器;如果嘴巴不能呼吸了,就在气管里插根管子……我常常反省,医学能够帮助我们认识生命的规律吗?假如我不是因为相信了佛法,因此利用业余时间对死者背景进行了更多的调查工作,我也会简单地将可怕的死亡归结为损伤、疾病、暴力犯罪什么的。

我是一个佛弟子,同时,我也是一个非常敬业的医生。对科学与信仰,我都保持着敬畏之心。但是,我不能不说,科学的局限,残酷地限制了我们的视野。在我经过大量的调查,深入分析之后,我发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一点不错。一个人死的时间,死的方式,死的痛苦与否,与他的所作所为,有巨大的因果关联。因果报应的周期可能很短,也可能很长,但因果是绝对不可否认的。

不过,这种因果律有时十分明显,一眼就能看到,但很多时候表现得十分隐蔽、曲折,除非有很深的洞察力,否则很难看清楚内在因果的奥秘,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总结我自己这些年来的切身经历,只能感慨地说,佛法确实是至高至真的真理,这是毫无疑问的。唯有用这个真理来解释我们日常生活里的问题,才能得到满意的答案。

不要等到报应现前才相信因果;不要等到奄奄一息才领悟无常;不要等到无药可救才忏悔向善;不要等到面临死亡才想到修行;不要等到神智不清才求佛保佑;不要等到离开人世才寻求超度;不要等到轮回恶道才求生佛国。那时一切来不及了。修行从心开始,从当下做起。

业力相牵入娑婆,几人醒悟出网罗。

净心始可登觉岸,开口只宜念弥陀。

佛号万千犹恨少,俗缘半句已嫌多。

念佛做事两无碍,智慧光中自在活。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众苦充满,甚可怖畏。

令识虚妄,深厌自生,知有涅,不恋三界。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

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江山易得,大道难求;人生易老,富贵难留。

轮回路险,世道堪忧;黄粱梦短,何必贪求。

佛法无边,信入得救;往生净土,光明自由。

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信愿念佛,求生净土。

花开见佛,亲侍弥陀,授菩提记,圆满佛果。

化身无量,重入娑婆,普度众生,悉皆成佛!

人心生一念,天地悉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

一旦无常至,方知梦里人,万般带不去,惟有业随身。

世上光阴短,地狱噩梦长,随缘消旧业,莫再造新殃。

爱河千尺浪,苦海万丈波,欲免轮回苦,及早念弥陀。

少说一句话,多念一声佛,打得妄念死,自性法身活。

得道西方去,莲花朵朵开,花开无数亿,朵朵见如来。

净极光通达,寂照含虚空,反观此世间,犹如梦中事。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十方三世佛,阿弥陀第一,九品度众生,威德无穷极。

我今大皈依,忏悔三业罪,凡有诸福善,至心用回向。

愿同念佛人,感应随时现,临终西方境,分明在目前。

见闻皆精进,同生极乐国。见佛了生死,如佛度一切。

无边烦恼断,无量法门修,誓愿度众生,究竟成佛道!

虚空有尽,我愿无穷;情与无情,同圆种智。

南无十方三世一切佛,诸尊菩萨摩诃萨,摩诃般若波罗密!

南无阿弥陀佛!

下一篇:人间天:一饮一啄,皆有前缘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