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肩膀上的圆形胎记里居然住着一位神秘“老人”,还每天定点敲她...


她肩膀上的圆形胎记里居然

住着一位神秘“老人”,还每天定点敲她... 

我叫朱淑芬,我这一生充满了病苦,而其根源,一直到后来有人给我观了因果,才豁然开朗:原来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
在此,我把我的五世因果分享出来,希望大家能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01
曾有一世,在古代,我是个商人,去西域(现在叫新疆)做茶叶生意。
到了西域,我找了一个西域人帮我卖茶叶,约定卖出高价我们四六分。
这人很能干,帮我把茶叶卖了一个高价。
卖完后,我一看要分给他四成,舍不得了,就起了歹心。
晚上,我请他来吃饭说是要分钱,我用酒把他灌醉后,杀了他,把尸体扔到一个枯井里,拿上钱就回了老家。
这人死后直到今生才找到我。他找到我后,开始报复我。
我十四岁那年,右手臂无缘无故就疼,什么止痛药都不好使,每天晚上都疼得我睡不着觉,没日没夜地哭。
到医院检查,却查不出来是什么病,不红不肿的,就是疼。
为此,我吃中药,一吃就是两三个月,好了之后,过两个月又开始疼。
从十四岁疼到了三十四岁,一点重活都不能干,一干就疼,直到生了女儿后,才一点点地不疼了。
他说:“就不让你挣钱,就不让你干挣钱的活!”他说到做到了,我这一生花钱无数,没挣到钱。
 

02
还有一世,投生在一个还算不错的家庭,但我每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坏事没少干。
有一天,我出去闲逛,半路上遇见一个老者,老者身上背个钱搭,我一看就知道那里面一定有钱。
于是我就和老人一起走,和他聊天,老人家很高兴。走到一个无人的地方,跟他说歇一会吧,我们就坐在地上休息。
此时,我看了看四周无人,一拳打在老人后脑勺上,老人当场就倒在了地上。
我把他拖进树林里,抢走了钱搭,里面有五十两银子,我觉得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的,高兴坏了。
那一世坏事没少干,杀人头一回。到了今生,这个老头也找到我了。
他说:“你把我打死了,我就到阎王爷那告你了,阎王爷说我可以来报仇。
那老人家还问我:“你的右肩上有个圆圆的,中间深外面浅的褐色的胎记?

我说是的。他告诉我,那是我打死他的一瞬间,他在我的肩膀上留下的记号,来世好找到我报仇,我的右肩老疼,也有他的一份。

03
我有一世是个日本鬼子,还是个大佐,杀人无数,最后让八路军给杀了。
这是这一生来讨债的冤魂们上身说的。

他们说:“你没有一天身上好受的,我们一个个来找你报仇了,你能好得了?

04
这一世,我和我父母是共业。那是因为有一世,我的父母是我老板,我做他们的保镖。有一个老人,老伴有病,借了老板的高利贷,到期没钱还,我就去追债。
没钱还我就打老头,打得他皮开肉绽,但他没钱,打了也拿不出来钱。我一脚踢折了他的腿,骨头都出来了,但即使是这样,我也没有心软。
最后我把他的女儿拉到妓院卖了,把得到的钱给老板,老板夸我能办事。老人家却因此而一病不起,不久就死了。
他到阎王爷那告我,阎王爷告诉他:“你在我旁边等着,一定让你报仇。
到了今生,我出生后就体弱多病,到13岁时,我的左大腿突然疼痛起来。
家里有止痛药,吃了也不好使,痛得很。马上去医院打了止痛针,拿了止痛药,但也不管用,一天跑两次医院,但还是一天比一天严重,后来下不了床了,只能住院,瘫在床上了。
那段时间,痛得我死去活来,白天晚上都哭。
医生说是骨髓炎,他们医院治不了,要我们去沈阳医科大吧。我父亲和姐姐用单架抬着我,去了沈阳医院。我们半夜到达医院,第二天早上就开始做手术。
在那里住了七天,大腿根部突然疼痛难忍,结果医生说还得手术,又做了一次手术,术后人就彻底瘫床上了。
刀口不愈合,每天流脓血。出了院回家休养,瘫床上七八个月。
后来,吃了一个老中医的药,还贴膏药,过了三个月,才能下地走路。
七年后,又手术一次,拿出来一块骨头片,这次术后好了几年,后来又犯病了再次手术,直到1981年,又手术了一次。
1983年,我结婚以后再没为此做手术了,但我腿上的病没好,还加重了,大腿的肉鼓起来一个大包,痛得我天天哭,打针也不管用。过一个星期左右,它自己就出脓了,疼得轻点了,这才能下地,但过了一两个月长好了,后来又鼓了起来。
从30岁结婚到50岁都是这样,时好时坏,这一生的痛苦没法用语言表达出来。

那个老人家告诉我,没结婚前我花的是我父母的钱,他是讨我父母的债,结婚后,就不是他让我有病花钱了,而是别的讨债鬼了。

05
有一世,我出生在一个做小生意的家庭里。家里供我上学,毕业后去当兵,一直升到司令。
这一世我还是作恶多端,跋扈蛮横,对下属没有好脸色,对待伺候我的副官也没有一点好态度,而且我那一世十分好色,看到好看的女人一定会弄到手。
其中一位冤魂跟我说,她是司令的秘书,但实际上她是共产党员,潜伏司令身边五年了。每次都能顺利地拿到情报送到我党的交通站。
后来,眼看就要解放了,有一个重要命令,被她拿到手送出去后,被司令发现了,但她什么也不肯说,结果司令恨恨地一刀把她的脖子拉了个口子,顿时鲜血淋漓,她就这样被杀害了。
冤魂说:“可我不后悔,虽然我看不到解放的那一天,可是解放全中国也有我的一份力量,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我的魂魄,从没有离开过,直到你后来被解放军打死了,又转生了,我就跟来了,我要报仇啊。
还有另一个冤魂,是个女孩子,十八岁学戏,是戏班里的顶梁柱。被司令看上了,派人抢来了,这女孩自死不从,他就把她一刀砍死了。

凡是那一世被我杀死的女人,这一世几乎都来报仇了。

我在1994年时,咽喉痛,突然失音,吃了七天药好了,但从此以后,经常失音,且失音的时间越来越长。

为此,我到县里市里的医院,都没看出是什么病。
后来去沈阳医科大医院检查,说音带上有个小囊肿,做了手术,拿出来高粱米粒大小的两个小红疙瘩,自此算是好了,但此后上点火嗓子就疼,吃药都不好使,老遭罪了。
我当司令时,由于作恶太多,转生成了狗,我现在的丈夫,他前世养了一只狗,那条狗就是我。
那条狗不看家,老出去跑,后来主人一生气,一棍子打折了狗的后腿,也不管它了,后来狗就死了,转生成了今世的我。
我这一世的丈夫就是那个司令的侍卫官,也是另一世狗的主人。
我们结婚后有了女儿,他挣的钱几乎都给我看病了,丈夫对我很少有好脸色,说话十句有八句都是横的,说挣点钱不容易都让我买药吃了,说我是个败家子,我说那就离婚吧,他还不离。

那一世我当司令的时候对他的蛮横态度,今生他全还给我了。

我今年66岁了,从小到大,加在一起让我高高兴兴、没有病痛的时候也就365天吧,这一世我是来受恶报的。

观因果的师父让我好好念佛学佛,用行善来感化他们,我一一答应了。

今天我分享的都是实话,没有一点是瞎编的,我向佛菩萨保证每一世都是真的。因果通三世,真实不虚,这是我的报应。

长按2秒识别二维码

聆听佛法,感悟人生哲理

点击“阅读原文”关注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