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假装科研转为光明正大,日本时隔31年重启商业捕鲸,头天2只小须鲸就遭殃了...

素食 2019-07-10

亲! 等您很久了...

繁体 加入 教程 目录 说明

我们专注于素食佛学,正能量信息提供数据推送分享服务,实现更好的传播正能量信息,任何人都能够轻松分享信息,感恩您的分享与支持,您的分享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素食佛学文化传播网
返回到上一页 存储网页 随机浏览

赶快长按二维码,加素食小编微信

 更多素食资讯,身心健康与养生,正能量信息分享给你



2019年7月1日上午9点多,在日本山口县下关港、北海道钏路港举行了盛大的出港仪式。



彩带飘飘,鼓声轰隆,多艘捕鲸船在此启程驶向汪洋大海。



这些捕鲸船将在日本领海及专属经济区(EEZ)内作业。这也意味着,日本宣布时隔31年重启商业捕鲸后,正式迈出捕杀行动的第一步。


“捷报”很快就从前方传来。


从钏路港出发的小型捕鲸船“第五十一纯友丸”号,当天下午率先在钏路湾捕获1头长8.3米、重约6吨的雌性小须鲸。随后还有另外1头小须鲸被捕获。



当天傍晚,首日作业捕获的2头小须鲸回到钏路港卸货,由起重机送到岸上。



鲸鱼很快被卡车运到附近的解体工厂,工作人员为了庆祝首日收获,先是在鲸身上倒上“神酒”庆祝,之后才会开展解体作业。



捕获的鲸解体后最快将于4日进行交易,然后摆上饭店的餐桌。



随着商业捕鲸的重启,工作人员可以无所顾忌地在船上就对鲸进行放血等作业,这样可以确保鲜度更高的鲸肉在市面上流通。


第一天就收获满满,日本小型捕鲸协会会长贝良文掩饰不住内心地激动:“体长8.3米可以说是小须鲸里的最大级别。商业捕鲸重开第一天,就迎来了最棒的开局。这31年的等待非常值得。”



可以说为了等待这一天的到来,有很多日本捕鲸从业者,都有“憋”了太久的感觉。


日本捕鲸历史由来已久,17世纪日本和歌山县就开始有组织的捕鲸活动,1930年代日本人开始前往鲸鱼密集的海域捕鲸。



尤其在上世纪牛肉等蛋白质来源不足的时代,鲸肉可以说也是日本人重要的食物来源,很多学校的配餐都包含鲸肉。



而在二战结束后,为了保护鲸鱼资源和捕鲸产业的有序发展,国际捕鲸委员会(IWC)于1948年成立,日本后来于1951年加入。


起初日本捕鲸行业并没受到多少影响,市场有需求,大型水产企业也快速发展,鲸鱼的捕获量节节攀升。日本国内的鲸肉消费量在1962年度达到顶峰,高达23.3万吨。



但是后来随着国际环保意识的加强,以及反捕鲸国不断增加,IWC于1982年表决通过暂停商业捕鲸活动。


而日本对此提出异议申诉,依然我行我素继续商业捕鲸行为。


后来在各方面的压力下,日本才于1986年撤回异议申诉,并在1988年正式停止了商业捕鲸。



商业捕鲸暂时是不行了,但日本陆续于1987年在南极海域、1994年在西北太平洋开始以“科研”为名的“调查捕鲸”


虽然受到欧美各反捕鲸国的反对,但一直企图重启商业捕鲸的日本政府表示,这是为了调查鲸鱼资源,等到商业捕鲸恢复之时可以计算出恰当的捕捞配额。



从2018年12月到2019年2月,这短短三个多月时间内,日本远赴南大洋,由175人组成的捕鲸队,就猎杀了333头小须鲸,其中186头雄性,147头雌性,一半的雌性都还是未成年鲸鱼。



在这些被猎杀的鲸鱼中,最常见的是座头鲸,黑色小须鲸,长须鲸,虎鲸和抹香鲸,在前一季度的捕杀中,181头雌性的鲸鱼中有122头都在怀孕期。



要知道,这种巨型哺乳动物怀孕生子的期限也长达10到17个月,孕育一个新生命极为不易,却只能面对这样的命运,


而面对国际社会的质疑——


“研究就研究,我们现在科技很发达,采样手段那么多,DNA检测,远程监测,麻醉枪,非得要杀死了才能研究吗?”



这个“科研机构”给出的回答是,


“是的,必须杀死了才好做研究,不然捕鲸的时候工作人员容易遇到危险,而且鲸鱼被拖上岸之后是无法承受自己体内器官的重量的,就算再放生回海里也活不了,何必麻烦呢?



鲸鱼的死亡对他们来说起来那么必然,甚至不需要一秒钟考虑的时间,一个物种就被他们理所当然地踩在了脚下,一切都让人感觉无力和不可逆转。




当然,在以“调查”为外衣进行的捕捞行动后,这些鲸肉大多也会作为“副产品”在市面上出售,所以日本所谓的“调查捕鲸”也持续遭到国际舆论的批判。



终于在2019年6月25日,日本结束了最后一次“调查捕鲸”的行程。持续30余年的“调查捕鲸”,终于画上句号。


而这并不意味着结束,因为在2018年9月于巴西召开的IWC大会上,日本政府提议重启商业捕鲸,但理所当然地遭到否决后,日本于今年6月30日正式退出IWC,重启商业捕鲸。



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的这一幕,不再被IWC的决定所束缚,日本捕鲸业者无需再披着“科研”的外衣,捕捞的鲸怎么处理会比较新鲜,就怎么来,一切以市场为准绳。


不过毕竟还是要顾及一下国际间的反对声浪,日本政府公开表示:“即使重启商业捕鲸后,我们也会克制地捕杀。”


日本水产厅2019年7月1日宣布,截至今年12月底的捕捞配额设定为总计227头,其中为小须鲸52头、布氏鲸150头和塞鲸25头。



而2020年后设定的每年捕捞配额上限的可捕捞量总计383头,包括小须鲸171头、布氏鲸187头和塞鲸25头。



这个数字据说是按照IWC采用的方式计算得出,无论是哪种鲸鱼,设定的捕杀量都在估算资源量的1%以下,是可持续的捕捞配额。


日本政府强调:“按照这种数量,就算连续捕杀鲸鱼100年,也不会对资源产生负面影响。”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或许随着时间一长,尤其是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结束后,可能实际执行起来又是一回事了。


相比顶峰时的1960年代,日本全年鲸肉消费量一度超过20万吨,但近年来则滑落至5000吨左右。



如今不少日本年轻人,其实都没有尝过鲸肉的滋味。为了重新吸引消费者的关注,将鲸肉控制在合适的价格区间,就需要确保鲸肉的稳定足量供应。


而随着商业捕鲸重启,国际谴责声四起,外界对日本的印象恶化,也可能会对当地的旅游业带来冲击。


(伦敦街头抗议日本重启商业捕鲸)


与利益可观的强大产业链相比,

保护动物的微弱力量,

就像只被割掉鱼鳍的鲸鲨。

为自由挣扎、扭动着,却无能为力。

最终只能滑落在一棵珊瑚上,

静静地等待死亡。



也许没什么比鲨鱼的处境更能说明海洋的现状。

它比恐龙诞生得早,曾躲过四次大灭绝。

但最后却逃不过人类的疯狂捕杀,

现在鲸的存活数量已岌岌可危

也许这些美丽的生命

在地球上留下的最后记忆,

就是人类贪婪的嘴脸。


保护动物就是人类自保



面对每年的大量捕杀

鲸鱼和海豚数量锐减,

如今南极、太平洋等海域的生态系统,

和数十年前已经有了很大不同。



海豹、海狗

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逐渐减少。

而这些改变,往往是不可逆的。


因为一个物种数量的改变,

往往会牵动整个食物链,

最终破坏生态平衡。


一旦生态失衡,

要想恢复到过去的状态,

几乎不可能。



幸运地是,

很多国家都已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纷纷加入了动物保护的行列。


1986年《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生效,

自此之后,

越来越多的国家宣布放弃商业捕鲸;



日本联合冰岛、挪威、韩国

三番五次想重启商业捕鲸,

一直无法获得75%以上的成员国支持。


日本永远都不会得到多数国家的支持

因为我们知道保护动物,

就是最好的延续人类生存的方式。



把动物捕杀到濒临灭绝,

是对人类的自我毁灭。

比起金钱,

其实人类更需要动物们。



生活中,

我们不仅应该拒绝鲸鱼海豚表演、

还应拒绝穿皮草,

拒绝一切形式的动物剥削。

将我们的智慧用来改造生活

让一切生命享受自由!


 

一个人的意识觉醒力量微弱。

但任何该巨大的改变

不都是来自无数微小力量的聚集吗?



本文内容综合整理自 英国那些事儿 hereinuk 及网络,特此感谢。


- END -


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属原作者并深表敬意,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妥善处理,欢迎投稿,请发送至邮箱:xm6699@163.com,合作联系微信:veg520com

素食这么好!我想逛一逛!

点击“阅读原文”????

丰富又美好的素食等你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