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哪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比丘记事 2019-07-10

亲! 等您很久了...

繁体 加入 教程 目录 说明

我们专注于素食佛学,正能量信息提供数据推送分享服务,实现更好的传播正能量信息,任何人都能够轻松分享信息,感恩您的分享与支持,您的分享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素食佛学文化传播网
返回到上一页 存储网页 随机浏览






"

不论怎样的人生,都是一条通向死亡的路,注定了只能不断失去,一无所得,无处可逃,无人幸免……

"








心里比较难过的时候,就会想起我妈妈,虽然她已经很老很老了。因为我听过一句非常精辟的诗句,那是一位早年移民在深圳打拼的诗人写的,他说,母亲在哪里,故乡就在哪里。



小时候,妈妈晚上加班,不方便带着我,就把我先哄睡着,然后她就出去了,半夜我醒了,发现妈妈不在身边,就使劲地哭,一直哭到妈妈回来。



长大了,我才懂得,人,生来就在寻找最安全的地方,寻找依靠,因为我们害怕受伤害,要保护自己,那个时候,母亲的怀抱被我们认为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



事实上,这是个错觉,母亲会老,会死,终究会离我而去。








小学的时候,有小朋友欺负我,我就说,你等着,我去告诉我二哥,对方立刻就怂。因为我二哥当时打架比较厉害。所以,我二哥的名号就成了我的港湾,足足让我依靠了整个小学。



后来,我读初中的那条街出了一个叫“四哥”的人,他比我大好几岁,也是因为打架比较厉害,而且为人很仗义,赢得了小伙伴们的拥护和爱戴。



四哥就成了我们的大哥,小弟们纷纷讴歌四哥的各种传说,比如,四哥一个人单挑谁谁谁,四哥怎么怎么敢跟警察贫嘴,四哥又讲了什么什么非常有水平而且有趣的话,等等。



四哥,成了我们心目中的神,这个神可不是光吹的,真的管用,那时候,小弟们坐那个城市的黑摩的,只要提四哥的名号,基本是不用付费了。



四哥对我很好,至少对我,他不是个坏人,在校园暴力比较盛行的当年,给四哥当小弟,让我少了不少麻烦。放学路上,遇到坏小子截小朋友,一提四哥,就放行走人。



后来,四哥被判刑了。



请不要蔑视我给别人当过小弟的历史,因为你没有体验过,校园暴力给我带来的恐惧和伤害,大孩子欺负小孩子时给我内心留下的阴影。



但是,终究,四哥不能成为我最终的安全地。






我们那一代人经历了改革开放,瞬间我们就认为,财富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



当年我的一个朋友和我一起做房地产的广告,看到一个样板间,他感慨地说,这辈子,能有这样一套房子,就足够了。



事实上,几年以后,他早已拥有了那样的房子,却没有安心地住在里面,依然还是在四处跳槽,在各大企业各大城市做高级打工仔,不知道他在找什么。



我的另一位朋友,好几十岁人了,有一次在饭桌上,很深情地跟我们几个比较私密的朋友们讲,他今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和某某女生在一起,一切财富全都可以放下不要,哪怕只有粗茶淡饭,一间小屋,就足可以了。



当然,我相信他当时讲这话的时候是真心的,真是那么想的,但事实上,事实上,事实上,没过多久,他就移情别恋了,而生意半点也没有耽误。



也许,对他来说,偶尔的情感,可能会给自己带来心灵的依靠和安全感。



我也是这样,买了房子不好好住,晚饭不回家吃,妈妈在家做好了饭等我,我也在外边应酬个没完,现在明白了,我在向未来讨要更可靠的安全感,或者多一些人脉就感觉更安全,多赚一点钱,就感觉更安全。



事实上,这些都没有给我带来真正的安全感。我依然在找啊找。







这期间,我和我的一些朋友被各种功法洗过脑,知道了大周天和小周天,我的一些朋友亲人热衷于结交各种大师,学习各种所谓的神通,忙了好几年,花了好多钱,最后都凉凉了。



最后一盘点,我的一位邻居大姐因此而疯掉,一位亲戚全家好像开始给人家算命了,还有一位亲人吃了一年牢饭。



总结一下,这些功法都有一个共性,告诉我们,他们为我们提供了生命的归宿,值得我们信仰、追随和奉献。



我还被各种传销游说过,他们都告诉我,只要入了他们的行,后半辈子就没有忧愁了,他们给我算了一笔很复杂的账。我也做了总结,他们为人类提供了身体和心灵的最终归宿,只要按照他们说的去做,去努力就行。



事实上,这些个东西真的是挺扯的。



我曾经以为,喧嚣的滚滚红尘太惹我心烦了,我要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去,我真的那么去干了,真的找到了,二十多岁的时候,我独自一人往没有人烟的地方走。



终于,在茫茫的东北边境的雪地里走了大半天,没有见到人烟,忽然间恐惧袭击了我,这个世界上似乎就剩下我一个人了,真的很恐怖,恐惧到让我痛哭流涕。








婚姻事业家庭都找了,都没有找到,最后找到了佛门,又称空门,穿上了僧衣。我以为,我找到了。事实上,现实又给我上了一课,和童年时每一个梦想一样,都会如肥皂泡一样破灭,我并没有找到。



我以为隐居山林就可以心安,就像书里说的那样,过采菊东篱下的日子,事实上,也不是那么回事。



山里不仅有蛇,还有大蜘蛛,一只巴掌那么大的蜘蛛出现在我的房间里,我不确定它有没有毒,用扫把撵走了它,可是它又回来了,我又用杯子生擒了它,把它请出屋外,到了晚上它又回来了。好吧,我又不能杀生,那就一起过吧。



最后,我只能老老实实地接受我的信仰的本质,蛇、螃蟹一样的蜘蛛,都是我内心的投射,当下,回头看,就路还家,不再向外追逐,无常的外在没有任何可以供安全依靠的地方,只有在自己的内心去寻找。



剃发出家,是身出家,很好,但那只是个光头俗汉,然后要心出家,慢慢就有点认识到,所谓的心出家,就是彻底的把对六根六尘这些外在的依赖放光,彻底死心。一丝一毫都不保留,没有任何葛藤。



不论怎样的人生,都是一条通向死亡的路,注定了只能不断失去,一无所得,无处可逃,无人幸免……



不找了,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安全可以依靠的地方,《金刚经》说:“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六根、六尘、六识,什么都不住,才是真正心安的地方。




修   未

行   完

记   待

录   续



大家都在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