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散尽,把动物从一个噩梦,救到另一个噩梦?

从出生到成年,哪一段经历给你带来深远的影响?哪一个故事你想让全世界都听到?


PETA美国关联机构推出10集迷你纪录片《PETA启示录》(PETA Reveals,带你深入全球最大动物权利组织的幕后,聆听10位成员讲述10段改变人生轨迹的故事


在这一系列纪录片中,你将看到网络设计师如何卧底羊毛产业、资深律师如何为动物权利开创先河、人类的惯用语言如何恶化动物的现状、消费者的力量如何改变动物的命运...众多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将在此首度公开


今天给大家献上第七集黛安娜在童年时期常去奶奶家玩,因为奶奶收养了很多动物,可爱的绿头鸭,毛茸茸的驴子,爱晒太阳的沙漠龟...这让黛安娜一度以为,这里就是动物的天堂。但日复一日,狗狗们挤满了围栏,地板上铺满了浸有尿液的报纸,一个个神秘包裹被埋进地里...这让黛安娜渐渐意识到奶奶善心背后的不安真相,也促使她在成年之后做了下面这段发人深省的演讲:

《PETA启示录》| 第七集


视频演讲全文


我记得6岁的时候,在车里醒来,闻着沙漠的味道。车子一停,砰一声!我下了车,跑进一条长长的土路去见我最好的朋友:一只名叫纳提维蒂的驴子。


他会从围栏伸出脖子,这样我好给他一个拥抱,把他那又大又重的脑袋放在我的肩膀上。如果我现在闭上眼,我仍能感受到他的脸颊贴着我,暖暖的毛茸茸的,刹那间,我感受到了童年时期所能感受到的所有爱和快乐。纳提维蒂住在我奶奶的农场里,我喜欢去那里玩。


我和哥哥会坐着小推车来回给狗狗喂食。每次去那边总会看到新的动物。我怕那里的鹅,但我总是鼓起勇气接近他,因为我喜欢他围栏里的那只小绿头鸭。那里甚至还有一只沙漠龟,总是晒太阳。我以为那里就是天堂。但我的父母不这样认为。每次去那里,他们把所有时间都花在修缮围栏,搬运补给,我会看到他们挖洞来放置一些裹着毛毯的神秘包裹。


我的父母努力帮我奶奶维护这一切,但随着时间推移,情况变得越来越难。最终,我没法再进入房子,因为里面有太多的猫狗,地板上铺满了肮脏的报纸。室外的狗狗则被六七成群关在一个围栏内。我奶奶常买隔夜的白面包来喂狗狗。他们为此欣喜若狂,我当时以为这是一种特别的奖励。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这不是什么奖励,而是奶奶只能买得起这些。


还有那些神秘的包裹,我最终明白,每次我们来这里,我的父母都要埋葬那些在我们上次离开后死去的动物。不论是死于感染、疾病,还是打架,我确定那些动物的死亡不会安详。我奶奶努力去做一些好事,我很爱她这样的举动。我知道她照顾那些动物是出于一片好心。但回过头来看,我能看出她是一个动物囤积者。


在那样的环境中成长,我意识到动物需要的不仅仅是我们的好心,他们需要我们着眼大局,面对现实,并在不得已的时候能够做出艰难的决定。这就是我每天在PETA工作的原因,我想做些实事来为动物创造更好的世界,即便这并非易事也不会感觉良好。


我在洛杉矶致力于猫狗项目,参加政府会议来推动物保护方面的改变,比如加强城市强制绝育政策,来减少涌入收容所的流浪动物数量。每一天,我都会想起我奶奶。我见到很多和她一样的人,真心关爱动物并热衷于帮助动物,但我看到他们正犯下我奶奶曾犯的错误。我们都渴望这个世界能给所有猫狗一个好的归宿,但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必须优先考虑对动物最有益的选择,而不是让我们感到简单舒适的选择。


我知道人们很容易沉浸于照顾动物带来的美好感觉。人们在喂养小猫时感觉很好,我能理解,谁不喜欢小猫呢?我喜欢抱着小猫。但让我沮丧的是,人们总在为小猫的到来欢呼,赞叹喂养小猫的乐趣,而不是大声疾呼:“为什么他们最初要被生下来?”要创造一个不再让动物无家可归的世界,唯一的办法就是停止动物的大量出生,而不是等他们出生后再去争论如何处理他们。


所以当我看到流浪猫救助团体花费数千美元去救一只严重受伤的猫,并准备把他放归到当初发现他的街上,我只想说:谢谢你们的关心(因为当看到受伤的动物时我也很心痛),但是你们就不能看得长远一些吗?难道你们不知道把他放归会让他再次受伤吗?让他被车撞、患上肾病、猫艾滋、染上跳蚤或其他寄生虫?各种问题不胜枚举。与其花钱再次遗弃一只猫,为什么不花钱给数百只猫绝育,来防止数千只猫出生后就在街头挣扎求生呢?


对了,还有一件事:如果你支持把猫留在户外,那么请不要称呼自己是“动物活动家”或者甚至是“动物爱好者”。因为户外的猫每年会杀死数千万的鸟和其他野生动物。我有点跑题了。


就像我的奶奶,很多人误以为只要动物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不管怎样只要有呼吸就可以,却不去考虑动物的生存质量。这是“零安乐死”运动的心态。人们喜欢听到“零安乐死”。谁不是呢?但这其中很多人没有看到那些无家可归的动物在被“零安乐死”收容所拒之门外后的遭遇,他们被遗弃,被丢在街头痛苦地死去,并从人们的视线里消失。


“零安乐死”是一种迷思,它使得人们在动物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不去做出正确的决定,比如给无法被领养或受伤严重的动物一个平静的解脱。你知道更糟糕的是什么吗?“零安乐死”团体将开放式收容所称为“死亡收容所”,使得人们心生恐惧,仿佛收容所人员没有尽最大努力去结束安乐死的需要一样。


开放式收容所在做真正的救助工作,大多人没有勇气去做这些工作。这些收容所会接收任何被送来的动物。受伤的、生病的、无法被领养的动物从来都不会被拒之门外,不会遭到像所谓“零安乐死”收容所那样的拒绝,而后者只能称自己为“零安乐死”,因为他们拒绝收留那些最需要帮助的动物。


我每天都会看到动物被拒绝收留的消息,我也看到一些救助走向了歧途,救助者试图不惜任何代价去救助,而动物最终只能活在拥挤的笼中,缺少基本的医疗护理,营养不良,忍受肮脏的坏境,甚至被笃信“零安乐死”神话的囤积者遗弃,这种神话让人以为:只要有大大的善心就可以结束数量过剩的危机,只要我们足够用心,能领养的家庭总会神奇般地出现,来结束这场永无止境的动物生育潮。 


当那些地方关闭后,动物们不会进入另一家“零安乐死”收容所,因为那里总是满员的!他们会进入那些被“零安乐死”运动抨击的开放式收容所,那里从来都不会拒绝收留动物,但可能会被迫安乐死动物。因为无家可归的动物远远多于能领养的家庭。这个疯狂的恶性循环就这样转来转去。


我们都渴望这个世界不再有流浪动物,不再有安乐死。但这不是一夜之间就能发生的,与此同时,我们必须让自己清醒,看到正在发生的现实情况。我们不能只看事物好的一面。


不论我们是否想看到,此时有数百万狗猫正活在噩梦般的现实中。如果我们真的想解决数量过剩的问题,我们就需要严肃起来,投身到艰难的工作中,通过并执行绝育政策,让绝育变得方便,让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并将我们大部分资源投入到停止生育上。


我很感谢我的奶奶在我年幼时就激发了我对动物的爱。另一方面,我更感谢她把所有做错的方式暴露在我眼前,让我看到拥挤的围栏,闻到浸着尿液的报纸,感受到每次看到那些包裹时所心生的无助,让我不再寻思那里面是何物,而是琢磨着里面是谁。


那些记忆和经历永远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也促使我不断呼吁人们摒弃那些“感觉良好”的口号,投入到真正的解决方案中。我们必须鼓起勇气,去面对动物们每天被迫要面对的现实,并为此付诸行动。


谢谢大家。





上集回顾

曾把死熊当玩具的她,何以成为熊眼中的奇迹?



白名单事宜请于后台回复"WL"

• • •


往期内容

标签分类
豆委会 素食者 福顺斋素食 清净的莲花 天天茹素 以戒为师慈悲为本 素善素食 中华佛医 佛缘今生逢 常念阿彌陀佛 智悲讲堂 儒家文化大全 天天炫拍 因果故事学佛社 心之甘露 戒杀护生 天祥宝光园 素萃PureSue 素食餐厅指南 类乌齐县利美藏医院 凤归巢格桑花开 跟着师父一世修成 三漫陀禅意生活 胡小林 佛心慧语 常蔬素食文化联盟 人人素食 明觉之心恒住 慈心善念 天地物联网 佛法心经 慈济慈善事业基金会 南山律在家备览 云台海会 心灵的净土 素食以后 素美食 一起回家吧 润物细无声key 小空的天空 益西彭措堪布 般若智慧故事 瞳爱情感 佛系之青年 原宿自然环保农场 慈航普渡大悲心 佛学入门知识 灵感观音 莲花学堂 正能量善知识 返本归源 麦田怪圈 一生念佛 楞严咒专弘平台 心和气平百福自集 大小素life 索达吉堪布 酵道生物 智企鬼才商道思维 天天佛禅 释贤明 如善小居士 素食Cooking 视觉志 圣华九品 湖心亭看雪客公众号 宣化上人正法汇 修行圈 极简主义的禅 脉脉健康堂 佛教好音乐 生命必修课 奇素蔬食 信愿行求生净土 如行 陈老师国学馆 素食营养叔 茹素人生 江浙佛教网 素乐云海 光明旅途 INSIGHT视界 孔孟之道官微 济群法师 素心馆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 觉悟知本真 互联网的一些事 圣贤教育文化 杭州市素食协会 孝知味 去哪吃素啊 淨空恩师 常随佛学 教素食 祖道影 壹素界 佛旅网 ZeroGo食物研究所 来佛寺 佛教慧日 素造心生活 素食家 淘最柳州平台 珍宝珍藏 素食营养师 东方誉采酒店 中尚素品 一一零一茶与素食 茶语知源 原生素 拾遗 香音斋 华夏素食产业协会 日行一善共修堂 素食创业联盟 就吃素 养善居 维根咨询PBC 素养身 一条 素易购GoVegan 每日一禅 妙手下厨房 阿拉兔 每日一禅 每日一禅 早餐时间 妙法佛音 上街吧 PETA亚洲善待动物组织 素学家 河南九棵树农业发展有限公司 素食菜谱大全 素食 素学家 素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