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散尽,把动物从一个噩梦,救到另一个噩梦?

从出生到成年,哪一段经历给你带来深远的影响?哪一个故事你想让全世界都听到?


PETA美国关联机构推出10集迷你纪录片《PETA启示录》(PETA Reveals,带你深入全球最大动物权利组织的幕后,聆听10位成员讲述10段改变人生轨迹的故事


在这一系列纪录片中,你将看到网络设计师如何卧底羊毛产业、资深律师如何为动物权利开创先河、人类的惯用语言如何恶化动物的现状、消费者的力量如何改变动物的命运...众多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将在此首度公开


今天给大家献上第七集黛安娜在童年时期常去奶奶家玩,因为奶奶收养了很多动物,可爱的绿头鸭,毛茸茸的驴子,爱晒太阳的沙漠龟...这让黛安娜一度以为,这里就是动物的天堂。但日复一日,狗狗们挤满了围栏,地板上铺满了浸有尿液的报纸,一个个神秘包裹被埋进地里...这让黛安娜渐渐意识到奶奶善心背后的不安真相,也促使她在成年之后做了下面这段发人深省的演讲:

《PETA启示录》| 第七集


视频演讲全文


我记得6岁的时候,在车里醒来,闻着沙漠的味道。车子一停,砰一声!我下了车,跑进一条长长的土路去见我最好的朋友:一只名叫纳提维蒂的驴子。


他会从围栏伸出脖子,这样我好给他一个拥抱,把他那又大又重的脑袋放在我的肩膀上。如果我现在闭上眼,我仍能感受到他的脸颊贴着我,暖暖的毛茸茸的,刹那间,我感受到了童年时期所能感受到的所有爱和快乐。纳提维蒂住在我奶奶的农场里,我喜欢去那里玩。


我和哥哥会坐着小推车来回给狗狗喂食。每次去那边总会看到新的动物。我怕那里的鹅,但我总是鼓起勇气接近他,因为我喜欢他围栏里的那只小绿头鸭。那里甚至还有一只沙漠龟,总是晒太阳。我以为那里就是天堂。但我的父母不这样认为。每次去那里,他们把所有时间都花在修缮围栏,搬运补给,我会看到他们挖洞来放置一些裹着毛毯的神秘包裹。


我的父母努力帮我奶奶维护这一切,但随着时间推移,情况变得越来越难。最终,我没法再进入房子,因为里面有太多的猫狗,地板上铺满了肮脏的报纸。室外的狗狗则被六七成群关在一个围栏内。我奶奶常买隔夜的白面包来喂狗狗。他们为此欣喜若狂,我当时以为这是一种特别的奖励。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这不是什么奖励,而是奶奶只能买得起这些。


还有那些神秘的包裹,我最终明白,每次我们来这里,我的父母都要埋葬那些在我们上次离开后死去的动物。不论是死于感染、疾病,还是打架,我确定那些动物的死亡不会安详。我奶奶努力去做一些好事,我很爱她这样的举动。我知道她照顾那些动物是出于一片好心。但回过头来看,我能看出她是一个动物囤积者。


在那样的环境中成长,我意识到动物需要的不仅仅是我们的好心,他们需要我们着眼大局,面对现实,并在不得已的时候能够做出艰难的决定。这就是我每天在PETA工作的原因,我想做些实事来为动物创造更好的世界,即便这并非易事也不会感觉良好。


我在洛杉矶致力于猫狗项目,参加政府会议来推动物保护方面的改变,比如加强城市强制绝育政策,来减少涌入收容所的流浪动物数量。每一天,我都会想起我奶奶。我见到很多和她一样的人,真心关爱动物并热衷于帮助动物,但我看到他们正犯下我奶奶曾犯的错误。我们都渴望这个世界能给所有猫狗一个好的归宿,但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必须优先考虑对动物最有益的选择,而不是让我们感到简单舒适的选择。


我知道人们很容易沉浸于照顾动物带来的美好感觉。人们在喂养小猫时感觉很好,我能理解,谁不喜欢小猫呢?我喜欢抱着小猫。但让我沮丧的是,人们总在为小猫的到来欢呼,赞叹喂养小猫的乐趣,而不是大声疾呼:“为什么他们最初要被生下来?”要创造一个不再让动物无家可归的世界,唯一的办法就是停止动物的大量出生,而不是等他们出生后再去争论如何处理他们。


所以当我看到流浪猫救助团体花费数千美元去救一只严重受伤的猫,并准备把他放归到当初发现他的街上,我只想说:谢谢你们的关心(因为当看到受伤的动物时我也很心痛),但是你们就不能看得长远一些吗?难道你们不知道把他放归会让他再次受伤吗?让他被车撞、患上肾病、猫艾滋、染上跳蚤或其他寄生虫?各种问题不胜枚举。与其花钱再次遗弃一只猫,为什么不花钱给数百只猫绝育,来防止数千只猫出生后就在街头挣扎求生呢?


对了,还有一件事:如果你支持把猫留在户外,那么请不要称呼自己是“动物活动家”或者甚至是“动物爱好者”。因为户外的猫每年会杀死数千万的鸟和其他野生动物。我有点跑题了。


就像我的奶奶,很多人误以为只要动物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不管怎样只要有呼吸就可以,却不去考虑动物的生存质量。这是“零安乐死”运动的心态。人们喜欢听到“零安乐死”。谁不是呢?但这其中很多人没有看到那些无家可归的动物在被“零安乐死”收容所拒之门外后的遭遇,他们被遗弃,被丢在街头痛苦地死去,并从人们的视线里消失。


“零安乐死”是一种迷思,它使得人们在动物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不去做出正确的决定,比如给无法被领养或受伤严重的动物一个平静的解脱。你知道更糟糕的是什么吗?“零安乐死”团体将开放式收容所称为“死亡收容所”,使得人们心生恐惧,仿佛收容所人员没有尽最大努力去结束安乐死的需要一样。


开放式收容所在做真正的救助工作,大多人没有勇气去做这些工作。这些收容所会接收任何被送来的动物。受伤的、生病的、无法被领养的动物从来都不会被拒之门外,不会遭到像所谓“零安乐死”收容所那样的拒绝,而后者只能称自己为“零安乐死”,因为他们拒绝收留那些最需要帮助的动物。


我每天都会看到动物被拒绝收留的消息,我也看到一些救助走向了歧途,救助者试图不惜任何代价去救助,而动物最终只能活在拥挤的笼中,缺少基本的医疗护理,营养不良,忍受肮脏的坏境,甚至被笃信“零安乐死”神话的囤积者遗弃,这种神话让人以为:只要有大大的善心就可以结束数量过剩的危机,只要我们足够用心,能领养的家庭总会神奇般地出现,来结束这场永无止境的动物生育潮。 


当那些地方关闭后,动物们不会进入另一家“零安乐死”收容所,因为那里总是满员的!他们会进入那些被“零安乐死”运动抨击的开放式收容所,那里从来都不会拒绝收留动物,但可能会被迫安乐死动物。因为无家可归的动物远远多于能领养的家庭。这个疯狂的恶性循环就这样转来转去。


我们都渴望这个世界不再有流浪动物,不再有安乐死。但这不是一夜之间就能发生的,与此同时,我们必须让自己清醒,看到正在发生的现实情况。我们不能只看事物好的一面。


不论我们是否想看到,此时有数百万狗猫正活在噩梦般的现实中。如果我们真的想解决数量过剩的问题,我们就需要严肃起来,投身到艰难的工作中,通过并执行绝育政策,让绝育变得方便,让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并将我们大部分资源投入到停止生育上。


我很感谢我的奶奶在我年幼时就激发了我对动物的爱。另一方面,我更感谢她把所有做错的方式暴露在我眼前,让我看到拥挤的围栏,闻到浸着尿液的报纸,感受到每次看到那些包裹时所心生的无助,让我不再寻思那里面是何物,而是琢磨着里面是谁。


那些记忆和经历永远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也促使我不断呼吁人们摒弃那些“感觉良好”的口号,投入到真正的解决方案中。我们必须鼓起勇气,去面对动物们每天被迫要面对的现实,并为此付诸行动。


谢谢大家。





上集回顾

曾把死熊当玩具的她,何以成为熊眼中的奇迹?



白名单事宜请于后台回复"WL"

• • •


往期内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