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为何会无肉不欢?这可能是你从未想到的答案!

关于演讲者

梅拉妮·乔伊博士(Dr. Melanie Joy)是社会心理学家、教授和作家。她在马萨诸塞州的波士顿大学教授心理学和社会学,是研究肉食主义──肉类生产和消费的意识形态的权威学者。她是《爱狗为何吃猪肉、穿牛皮:肉食主义》(Why We Love Dogs, Eat Pigs, and Wear Cows: An Introduction to Carnism)《动物行动的战略:运动组织战略手册》(Strategic Action for Animals: A Handbook on Strategic Movement Building)和《动物解放行动主义》(Activism for Animal Liberation)的作者。

随着绿色健康生活的推广,素食主义者越来越多,但人类“食肉”的历史逾2000万年,人们对于肉类的需求似乎与生俱来,人类为何会无肉不欢呢?这可能是一个你从未想到的答案.....

我们往往以为只有素食者会遵循某种信仰体系,如今,肉食主义是主流的意识形态,主流者往往给少数派贴上“某某主义”的标签,比如每当我拒绝肉食的时候,头顶“素食主义”四个大字就开始闪闪发光。

关于吃动物,我们的认知往往由我们的文化塑成,世界各地的肉食文化里,超过7百万种动物,人们往往认定只有其中几种是可食用的,其余都是不可食用且恶心的。那么问题是,为什么我们被告知可食用的动物吃起来就不恶心呢?为什么我们从来不问为什么呢?

你是否想过,为何我们只吃那几种动物而不吃其它?你是否想过为何我们没有这样想过?在大半生中我们从未对只吃特定几种动物的选择有过疑虑。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原来我们可以选择,从没有人问我们该不该吃动物,我们生来不就是吃动物的吗?

梅拉妮·乔伊博士说:无论在哪里,大家都是把肉塞进嘴里,似乎没有什么不妥。于是我很好奇为何那些和我一样有智慧有爱心的人,就这么停止了思考和感受。读完两个学位后,我找到了答案,这就是我发现的结果:有一股无形的信仰体系,或者说意识形态使我们习惯了去吃某些动物,我把这个体系叫做“肉食主义”。


我们往往以为只有素食者会遵循某种信仰体系,而如今世界大多数地区,吃动物已非必需,那它就是一种选择。选择往往来自于信念,如今,肉食主义是主流的意识形态,意味着它太过于普遍,以致于被认为是天经地义的,而不是一种选择。

吃动物是理所当然的,但这是种暴力的意识形态,不使用暴力无法获得肉蛋,奶制品生产也给动物带来巨大的伤害。肉食主义的意识形态违背了人类的核心价值观,例如同情心,正义感和真诚。因此它会利用防御机制,扭曲我们的思想,麻木我们的感情。使我们忘记自己的价值观,让我们意识不到自己在做什么。

全球每周有12亿农场动物被屠杀,一周的屠宰量就多于历史上所有的战争遇难者总数。但这些动物你见到了多少?它们在哪里?我们吃的肉、蛋、奶中接近98%,均来自工厂化农场的动物。养殖棚不设窗户地点偏远,基本不可能让你看见。虽然这些动物被当做商品,但其实它们都是聪明又情感丰富的个体。同样珍视自己的生命。

感觉痛苦是好的,因为这是一面镜子,反映出人性的善良。很明显动物因人类的肉食主义而牺牲,但我们何尝不是肉食主义的受害者,我们的健康就是代价,现在市场上售出的动物肉,导致身体的不健康,严重的还有人患严重疾病——富贵病!

是不是有点似曾相识,奴隶制是正常的,自然的,必要的;男权主导是正常的,自然的,必要的;其它主流的暴力意识形态皆是如此。

其实答案已掌握在我们手中,接下来就要凭认识而行动,素食就是转折点,也是现在世界发展最快一股潮流。


微信小程序 微信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