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观师太的曼哈顿素食之旅



初夏的一个周二清晨,禅宗佛教教徒静观师太信步穿过纽约曼哈顿的 72 街和第五大道,朝着中央公园走去。


与此同时,法国主厨 Eric Ripert 正站在角落里,耐心地等候她的到来。从韩国首尔以南约 270 公里的白羊寺天真庵,跨越一万多公里来到大西洋彼岸的美国,静观师太此行的主要目的是给 Ripert 的餐厅 Le Bernardin 的 60 多位宾客烹制素食菜肴,宣传将于 2018 年 2 月举办的平昌冬奥会。



静观师太游览中央公园


早在 2015 年初,Ripert 就曾邀请她造访纽约,在 Le Bernardin 餐厅的一个包间里为一群人介绍韩国寺庙饮食。她善于禅文化和饮食的结合,将厨艺与佛法融会贯通,技惊四座。那时候,还没有多少人听说过这位来自韩国寺庙的厨师,直到美食撰稿人 Jeff Gordinier 在《T》分享了静观师太的故事(出自《T》第 11 期专题《明哲之厨》,点击文章标题即可阅读),这也是她成为 Netflix 纪录片《主厨的餐桌》(Chef’s Table)第三季主厨之一的一大原因。

在这部纪录片中,静观师太用最简单的食材,调配出最深刻的禅意,朴素的菜肴仿佛拥有让人宁静的力量, Gordinier 在品尝之后称赞道:「和地球上任何一位主厨的料理相比都毫不逊色。」这次,当她再次奉上传统的寺庙菜肴时,她的客人早已得知自己将会享用到一餐精致、甚至有些超乎期待的素食佳肴,它们已经征服了高端美食界。



静观师太在  Le Bernardin  为第二天的宴会准备食材,她烹饪食材有四个原则,关注食客、选择最好的食材、提供适合年龄的食谱以及提供食物能量

为此,静观师太还特地从太平洋彼岸带了 23 个箱子过来,里面满满当当地装着 62 套碗具、发酵了 15 年的酱油、两种泡菜,还有各种在寺庙外种植的蔬菜和自制酱料。从韩国来了 4 个人给她打下手,洛杉矶主厨 Kwang Uh 和他的助手也会过来帮忙。烹饪了长达半个世纪,静观师太从未受过专业培训,做的饭只给寺院的僧尼,以及来拜访的客人享用。然而,她有绝对的实力,与世界上最著名的米其林星级厨师比肩。但在这场素食宴开始前,她要先走一走。



「睡得好吗?」Ripert 问候道。

 

静观师太点了点头,双手合十微微鞠了一躬。然后她抬起头,高兴地亮出了大拇指,向 Ripert 展示了一次佛教式的碰拳,Ripert 也倍觉有趣地回应了她。此时,太阳还在东边低低地挂着,空气里透着寒意,公园里没什么人,显得很清静。Ripert 领着她,走在自己前往 Le Bernardin 的那条路上。尽管语言上有些障碍,但是两个人还是自在地互相交谈着。



静观师太挎包上挂着的猴子玩偶,展示了她俏皮的一面

 「这个公园就是你的寺庙啊!」静观师太激动地告诉 Ripert。她和同是佛教徒的 Ripert 于 2014 年初次相识,那时 Ripert 正在韩国探索寺庙美食,为自己的电视节目《Avec Eric》搜集素材。


这是静观师太第一次来到中央公园。「她经常一时心血来潮地做决定。」Ripert 解释道,「你永远也不知道她接下来要做什么。」当他们快走到夏日舞台的时候,静观师太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小心地把一只脚移到另一只脚前方,提议两人来做行禅。「那好吧,」 Ripert 耸了耸肩,「 Le Bernardin 餐厅 5 点开门。」他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自己的手表,示意他们走得已经很慢了。



静观师太与 Ripert 在树荫下坐禅

他们还是照旧慢慢地走着,每一步都很留心,仿佛正在峡谷之间走钢索。几分钟后,静观师太转过身,开始朝后慢慢踱步,一边示意行禅结束了,一边开玩笑般对着照相机摆出拍照的姿势。随后在一片岩石附近,她从垂下的树枝上采了片树叶,然后放进嘴里尝了尝。「别吃!」 Ripert 说道,摆着手示意这个不能吃。然而在韩国,她就是这样获取食材的,除了要照看一片不太好打理的菜园之外,她会到山上和海里找寻食材,全凭自己的好奇心指引。

 

静观师太 17 岁便离家剃度,今年她已经 60 岁了。她对待食物的方式源于自己的修行,「食物会受到厨师心境的影响。」她通过一个随行的翻译这样解释道。在厨师的不同心境下,做出的一餐饭「可能是毒药,也可能是良药」。



在韩国,静观师太常在山上品尝树叶,即便是在中央公园,她也控住不住自己

他们在一个泥塘附近静坐冥想了一会。然后,Ripert 把眼前的野生动物 一一 指给静观师太:两只龟正在戏水,一只优雅的白鹭正站在树荫下,那边还有两只鸭子。她赞许地点点头,又指了指那些象牙白色的花朵,花瓣就像薄纸一样微微透着光。



过了许久,两人终于开始顺着小径往上走,来到了中央公园的南面。在这里,你会听到城市的轰鸣,看到蜂拥而至的人群,拥堵的车辆开向四面八方。尽管如此,静观师太并没有因为城市的繁忙喧闹而受到干扰,显得十分平静。

 

虽然最近露面的次数较多,静观师太却依然保持着坚定的信仰,并表示自己的生活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她去了更多地方,天真庵的游客也变得越来越多,但是,「除此之外,」她说,「我的生活还是一如既往。能够和人们一起分享、准备斋饭,我感到很幸福。」



在去往市中心的路上,静安师太查看即时通讯软件的信息

「不过,肯定还是会有一点儿干扰的,对吧?」Ripert 追问道。

 

「这也是一种修行。」静观师太说,「如果这些干扰真的使我分心,我就不会再接着做,但我现在并没有被外部环境影响。」开悟之人常要面对这样的悖论,那就是他们的超然似乎和大地有着紧密的关系。静观师太虽然个子不高,但却异乎寻常的平稳:她走路时从来不会摇摆不定,一举一动都很自然流畅。



在集市的静观师太对摊贩的果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不过,她反应敏捷,也很爱打趣。就像在韩国寻找食材时一样,她在纽约期间也总是跟随自己的好奇心行事。她生平第一次品尝了来自黎巴嫩的食物,从街头小贩那里买了一大杯冰咖啡,还坐了地铁。不开会的时候,她也会偷偷打盹补觉(要么在车子的后座上,要么缩在茶馆的角落里)。就在准备食物的前一天,她还去了联合广场公园的农夫集市(Union Square Greenmarket),在果蔬摊前用双手掰开了一个原种番茄,想咬一口里面多汁的果肉。



静观师太与 Ripert 在联合广场公园的农夫集市

众所周知,纽约的人们拥有太过膨胀的自我。当被问到身处此地的感受时,静观师太说起了佛教法义:「一个人要想得到启发、造业,就必须放空自己,接纳一切,并除去心中的欲望,」她解释道,「如果太自我,你就没法接纳新事物了。」

 

当被问到想不想念天真庵的生活时,她说:「我在此时此地也很开心。」


撰文:Alexis Cheung

摄影:Gabriela Herman


微信小程序 微信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