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得自在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一樽还酹江月”,苏东坡的《念奴娇・赤壁怀古》一词最为世人熟知,气势磅礴,以三国时的赤壁之战为背景抒发自己内心的激荡。此词写于神宗元丰五年,正是他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两年后。初识这阙词是在高中,那时还小,对它谈不上有什么理解。当有了些人生阅历之后,再次读到它,才大概明白点东坡先生写赤壁怀古时的心境。“大江东去、乱石穿空、惊涛拍岸”这些原本是自然现象,但东坡出手不凡,将它们用到词中,使得整阙《赤壁怀古》跌宕起伏。接着便是写赤壁之战中雄姿英发的周瑜和羽扇纶巾的诸葛亮形象,如此著名的战争,在东坡的笔下举重若轻,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东坡游赤壁,表面怀古,实则是对自己的遭遇的叹息,“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就如同一场梦,倒一樽酒祭奠江月。因为只有明月、长江才是亘古的,而人生则短暂。

无论你是帝王将相,还是英雄豪杰;也不管你是名道高僧,还是平民百姓;风光无限也好,落魄黯然也罢,最终都是一黄土转头空,只怕人生如梦。全词看似磅礴,可又有几人能感受到东坡复杂的内心?也只能妄自揣测而已,既有凌云壮志未酬的失落和些许消极,也有对自己无故卷入政治风波,承受一百来天的牢狱之灾,之后被贬的愤恨不甘、自我解嘲。到最后对人生感慨,放下平静,一樽还酹江月。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是我们中国人的价值观,尤其是文人士大夫,来人世间走这一遭,如果没有留下自己的美名,就等于白活。因此,博取功名成为许多人毕生所拼搏的,甚至有人为此不惜阿谀攀附,丢掉尊严,有人铤而走险、违法乱纪。这样的人贪心不足,得到名又想得利,利用自己的名和权捞取利益,或者出卖国家,或者剥削老百姓。由此看,此类名只会被世人唾骂,遗臭万年。

苏东坡未将虚名放在心上,也未过于在意自己遭遇的不公。历经磨难使他面对挫折也好,不平也罢,不再悲愤,而是从容豁达的面对。为老百姓做好事,用心烹饪美食,游山填词,与佛印等好友论道,无心插柳,反而成荫。他的词穿越千年到今天还被人们喜爱着,他做的菜到今天被人们冠上他的名,成了家家户户都会做的美味――东坡肉,他为老百姓做的好事到今天仍然被人们感恩怀念着,他与佛印等好友之间的轶事到今天依旧被人们津津乐道着……这就是苏东坡的人格魅力。他并未刻意追名求利,反而流芳百世。

人生短暂,想要留名,证明自己没有白来世间,人之常情。这或许是大部分人的想法,本无可厚非,然而欲望多了,这些就成了妄念,人由此也就陷入患得患失、大喜大悲之中。倘若再是用违法方式取得还会令自己整天活在恐惧中,何苦?人的一生也不可能总是顺风顺水,总会遇到坎坷曲折。不知为何现在的人耐挫力那么差,不是心理出现问题就是试图通过寻短见解脱。对名利的执着,对挫折困难的畏惧,大概就是佛家所说的挂碍吧!

《心经》有言:“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东坡先生做到了,他不再将心思放在追求名利上,他能够真正放下功名富贵,不被这些外缘所扰,潜心于诗词创作,留下一首首脍炙人口的诗篇,为后世所吟咏诵唱。苏东坡的人生经历向我们昭示:放下身外之物,才能得大自在!

微信小程序

下一篇:老话说的好:力能胜贫,谨能胜祸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