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修营帮我反省做事用心

今年国庆,有幸参与静修营义工做寝室长——在自己看来,这是一个神圣充实的义工岗位。其间,作为寝室长,结缘了新营员,随营员全程参与法会,充满了法喜,收获了丰满……更感恩的是,在跟这一群营员菩萨们互动的过程中,所发生的事如镜子一样帮我照见了自己生命的不足。

一、17处祈求17处应

菩萨具备观照智慧,所以能千处祈求千处应,不仅能从现实上大力具足地满足众生的良善需求,而且能安立众生于解脱觉醒之道。

而造作菩萨行的我,这次要训练自己17处祈求17处应。而且不仅是祈求了才应,还要引导于事先,用六度四摄来和合大众。带着这样的发心和愿望在做事中不断反省,发现了自己千疮百孔的生命现状。

先从几件现在看来是趣事,当时挺无厘头也挺盲目沉掉的事说起吧!

10月2号早上3点刚过,宿舍的两位师兄起床,叮铃咣当地洗漱,于是大家都睡眼惺忪地起来了。但临到5:15排班,也没完成上厕所等一套早起流程。而我,则不解甚至带着不满:为什么起这么早!白天没精神怎么兼顾活动?第一反应的妄念和烦恼之后,才是自我反思:为什么我忘记提醒大家并做好安排呢?大家第一次来静修营,激动、紧张、精进地不想落后,这不应该随喜吗?

2号早上快开营的时候,发现一位师兄还未报到,却忘记提前一天打电话问情况了。早上7点多电话过去,不想惊扰了对方,对方回答:“哦,对不起,我忘记了,这两天学校的课程太多…….”后面她说什么我都不太想听了,也就没听清楚——嗔恨心起来了。用了几乎命令而并不是劝请的方式请她能够中午前来,机会难得,好多人在排队。结果可想而知,她没来!看看自己的粗大之心和想当然,完全没有慈心观照,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她的缘起和需要……

3号凌晨,被叫“慈如师兄,慈如师兄,有一只猫……”我以为我听错了。爬到斜对面的床上,真的是一只猫,安安静静地在睡觉。可是师兄被吓得蜷缩在床的另一边。我想试着把它抱走,只见被打扰美梦的它张了张大嘴,我就退缩了。我竟然会惧怕,可想自己的慈心多么稀薄!看了看手机,3:45……睡还是不睡呢,睡也就半个小时了。算了,做皈依共修仪轨吧,带着些许对没有完成的美梦的眷恋和丝丝微微的不满!事后才猛醒:我怎么忘记晚上睡觉锁门呢?

3号晚上,本准备“例行惯事”地请大家站在宿舍分享一下就结束这一天的“静修安排”的。不想被师兄提醒:“师兄,下次能不能找一个可以正式坐下来的地方,可以安住的,看到彼此表情,专注交流呢?现在这样太松散,而且宿舍环境不够清净,也不利于分享。”我觉得很脸红!是啊,我就是在例行公事而已,何尝用心地帮每一位师兄摄入模式呢?

……

还好觉察到了,检讨到了,就有进步的机会。不是吗?感恩营员菩萨们,感恩静修营!

二、无我利他还是高尚的我执

所服务的三个宿舍的营员来自四个不同地方,但强大的静修营氛围使得他们用心、安住,法喜满满。各项讲座、受戒、分享、节目供养等活动都在积极参与。不仅参与,还用心地记笔记,作分享……感恩和欢喜之情溢于言表。尤其他们对义工的感恩,让我沉浸在自我感觉良好的过程中,但表面平静欢喜,内心却暗流涌动。

这种自我感觉良好,让我在整个静修营中略显浮躁和散乱掉举,常常在捕捉一些让自己更加自我感觉良好的信息和反馈。遇到师兄们对他人的赞美和随喜,心中就会有隐隐不快——这也是嫉妒心的潜在因子在反应吧。

一直到倒数第二天传灯法会的时候,法师引导“观想灯如须弥山,灯油如大海水”,我一下子就有种被穿透和看透的感觉。我在干什么?还想要轮回和痛苦吗?为什么始终停留在自我虚幻的需求和感觉中呢?

菩萨不是众生的服务员吗?一个服务员,只是众生成就的微小外缘而已,把自己看得那么高大上,岂不是很可笑?

静修营结束了,众缘和合的佛法盛宴暂告一段落。师兄们带着感动和法喜回到了自己的现实生活中。而我自己粗大心串习延续的缘故,没能很好地做好前后的思量并照顾好师兄们,但是至少这个自我反观的模式,让我很好地调整和提醒了自己,让自己更谦卑地与师兄们互动,拉进心的距离。

因为三宝的恩德,西园常住及善知识的功德,还有宿世的因缘,我们能有在静修营共结殊胜法缘的机会。感恩每一位营员师兄,他们用包容和感恩心帮我反观到生命的不足,也让我看到努力的方向:不仅前行要用心,站在对方的角度,做好细节,考虑周到;在任何对境中还要保持观照,安住正知正念。

感恩,还有因缘继续修学和调整改变。愿尽未来际不断培养真正的无我利他之心服务众生,增上生命直至圆满!

微信小程序

打开支付宝扫码领取红包,最高99元,因为我是企业支付宝,红包相对比较大,这也算是对网站的一种赞助,每天领取一次。

下一篇:再学《一个新的修学起点》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